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朱映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朱映奇自评

2015-12-14 16:11: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朱映奇
A-A+

  在我探求艺术的道路上,邵仲节先生引发了我的情趣;刘东父先生夯实了我的基础;游丕承先生让我感受到金石般的气度;李琼久先生让我体味着艺术的生机与激情;李少文先生为我打开了法外之门;唐昌虎先生的书法“心相”说,让我为发自心底的艺术而激动;梁伯言、赵蕴玉、岑学恭、谢季筠、邓岱昆、沈胜双等诸先生所授之技艺丰富了我的眼界。获莫大焉,受益终身。

  观大海感悟前行之苦舟,望高山领略攀岩之艰辛。

  俯瞰大地广袤的沃土,有充盈的养分催其生长,凝视苍穹璀璨之群星,有闪耀的灯塔照亮征程。吾辈甚辛,怎敢怠慢。

  当你把一生交给艺术时,你就得踏踏实实的做一个“苦行僧”。

  从量变到质变是个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过程。

  我常常以学无长进而苦闷,可先生们说:“这便是长进”。于是就期待着这苦闷常有。

  千万不要忽略闲谈、玩耍、甚至是牌局中,人们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那点真情,这就是艺术的元素。

  对艺术创作而言,技能缺失便无根基;学识浅薄底气不足;眼界不阔而受制约;觉悟迷茫无法超脱。

  在书法创作中,我曾试图将多种书体揉合在一起而形成所谓自己的面貌,现在看来无非小技而已。记得我一九八九年底在拜访中央美院李少文先生时,他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有追求固然很好,但要顺其自然,归于平淡。痕迹太明显,离艺术就越遥远”、“多看点佛、道、儒的东西有好处。”我想这就是所谓功夫在字外吧。他还说:“大自然养育万物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技艺算什么,人的生存又算什么,但是,能量的采集必须要有大智慧。”于是,我从此在自然中寻觅着这样的大智慧,盼望它能早日降于斯人也。

  “身适忘四肢,心适忘是非,既适又忘适,不知我是谁” 我认为这是古人告诉我们的艺术创作之心境,在这样的状态下一定能出好作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朱映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