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朱映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我眼中的映奇先生

2015-12-16 09:20:4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屈煜
A-A+

  与映奇先生相识是在六年前,成都画院先生的首次个展上,与女儿一起认识了他。当天的博客文字里是这样说的:

  “一点也没有那种夸张的艺术家做派,好一个从容淡定的男人!简单的寒暄,真诚的握手。我告诉他,我不懂书法,但喜欢传统文化。而后,便在女儿的一路惊叹中,欣赏了先生的大作。

  虽不懂书法,也能浅浅会意。从先生应用自如的各种书体中,看到了艺海的苦修;从先生朴拙无锋的笔意里,悟出了沧桑和禅意。受教了,先生!”

  万般有幸,先生居然说与小女有缘,愿收她为徒。后来才知,女儿竟是他的开门弟子!心下想来,便是在那时始见了映奇先生的“奇”。

  已苦行书海三十余载的映奇先生,完全没有那种自命不凡的所谓大家的张扬与狂放,如此功力与道行,居然一展未办,一徒未收?那一份令人心折的从容与淡然,便是在这个大师巨匠如过江之鲫的泛文化时代中不同凡响的“奇”了!

  攀附女儿与先生的奇缘,日后有了与先生的交往,而且投缘相契,友情日深。也认识了先生的亲朋好友同道高人,时有雅集,间洗尘垢。在不同的场合,见识了映奇先生的豪气、侠气、才气与痴气。也领略了先生绝对专业水准的歌声,绝对高人级别的酒兴与酒量。终不能忘的,还是先生的从容与淡然。想来正是这份从容淡然,才映成先生笔墨间朴拙的正气。我知道,那是修行的魅力。

  说两件与映奇先生交往的小事吧。

  一是雅集千里。

  2010年冬,我客居羊城广州,那晚南粤罕见的冷峭,正在意气萧索的孤饮,映奇先生忽然来电话,欢声笑语自西蜀故乡扑面而来。原来是先生与一帮同道雅集,席间,漫画家邵小明先生出了一联征对,先生想起在下也喜此道,便电话相邀。一时间,友情、乡愁、酒兴、诗情齐上心头,一对何甘!于是一连五首拙诗,不讲法度,一气奔涌,竟也跨越千里参与了一场非凡的雅集。听闻先生便以席间诗句,即兴挥毫,恣意纵墨,可惜未能亲眼睹见先生风采,然遥想应是颇似兰亭遗风吧!

  事后返蓉,没想到映奇先生已将事由、诗句书就一副长逾8米的手卷相赠。笔墨淋漓,似滔滔而出,势不可抑!其雄秀之气,纵横之意,浑然天成!雅情如此,令我这个疲命红尘的凡人着实经受了一番翰香墨韵的洗礼。

  二是神仙眷属。

  也是在客居广州期间,一日有事返蓉,与好友万和兄弟去先生工作室拜望,进入楼梯口,便听见楼上有悠扬的古筝曲传来,顿然心中一静,仿佛外面的燥热都轻了许多。走进二楼楼道,琴声越发嘹亮起来,推开门,更是如清凉的潮水一般扑面而来……

  宽大明亮的书斋,被三架齐顶高的书架不明显的隔为两个空间,四壁挂满了各种字画,靠门的茶桌上、椅背上还放着些墨迹淋漓的作品。首先看见娴静端庄的嫂夫人在紧靠中间书架的位置沉醉的弹着古筝,而映奇先生正在他那张长5米,宽2米的巨型书案上安静的挥毫点划……古韵悠扬,巍巍乎高山隔世,涼涼乎流水浸心;墨香氤氲,浩浩乎狂草飞天,凿凿乎凝笔刻经。一时间,我和万和被完全震撼!

  这样的场景不就是只在古籍和影视中偶有一见的镜花仙境吗?已过中年的从容男女,恩爱夫妻,淡然相对,自得其乐,偶一回首,相视一笑。不管窗外人潮汹涌、春秋暗易,不理人间男痴女怨,名浅利重——仙音缭绕之中,紫毫挥洒之间,已成人间极境!

  这样的时光可以停下了,这样的时光本来就是停留在时光之外的美好……

  事后专为先生伉俪做了一首歌行体,聊表对先生伉俪的钦佩与艳羡。斗胆将其中片段录于此处:

  “此境不该凡间有,合当只载昆仑篇。

  绮情雅意氲书室,妙曲墨香汇长案。

  挥毫点划逍遥游,纤指勾弹山水涟。

  夫君笔意实酣淋,娴妻琴音九天旋。

  莽客心惊眼亦热,直悔浊身污雅苑。

  噫吁吁,思如电——

  仙侣岂非眼前是,只在两情相悦间。

  淡看荣华归清寂,琴瑟响处即南山。

  不需东篱不需菊,也非壶中天地宽。

  但守当年执手诺,即成一世真神仙。”

  都说成都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市井间高士奇人无数。这些高士奇人并非有着与常人不同的奇装异服、奇谈怪论、奇异做派。他们的奇和高却在于独有的技艺和修为,独到的思想与见解,独特的品格与风骨。我眼中的映奇先生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与常人并无二般的高士与奇人。

  中华文化那绵延不绝的血脉不就在这些人身上流传吗?

屈煜

2015年11月29日于成都二渡庐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朱映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